• 优美的散文
    发布日期:2019-10-29 02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长长的路上,我正走向一脉绵延着的山岗。不知道何处可以停留,可以向他说出这十年二十年间种种无端的忧愁。林间洁净清新,山峦守口如瓶,没有人肯告诉我那即将要来临的盛放与凋零。

  长长的路上,我正走向一脉绵延着的山岗。在最起初,仿佛仍是一场极为平常的相遇,若不是心中有着贮藏已久的盼望,也许就会错过了在风里云里已经互相传告着的,那隐隐流动的讯息。

  四月的风拂过,山峦沉稳,微笑地面对着我。在他怀里,随风翻飞的是深深浅浅的草叶,一色的枝柯。

  我逐渐向山峦走近,只希望能够知道他此刻的心情。有模糊的低语穿过林间,在四月的末梢,生命正酝酿着一种芳醇的变化,一种未能完全预知的骚动。

  丽日当空,群山绵延,簇簇的白色花朵象一条流动的江河。仿佛世间所有的生命都应约前来,在这刹那里,在透明如醇蜜的阳光下,同时欢呼,同时飞旋,同时幻化成无数游离浮动的光点。

  这样的一个开满了白花的下午,总觉得似曾相识,总觉得是一场可以放进任何一种时空里的聚合。可以放进诗经,可以放进楚辞,可以放进古典主义也同时可以放进后期印象派的笔端——在人类任何一段美丽的记载里,都应该有过这样的一个下午,这样的一季初夏。

  总有这样的初夏,总有当空丽日,树丛高处是怒放的白花。总有穿着红衣的女子姗姗走过青绿的田间,微风带起她的衣裙和发梢,田野间种着新茶,开着蓼花,长着细细的酢浆草。

  雪白的花荫与曲折的小径在诗里画里反复出现,所有的光影与所有的悲欢在前人枕边也分明梦见,今日为我盛开的花朵不知道是哪一个秋天里落下的种子?一生中所坚持的爱,难道早在千年前就已是书里写完了的故事?

  五月的山峦终于动容,将我无限温柔地拥入怀中,我所渴盼的时刻终于来临,却发现,在他怀里,在幽深的林间,桐花一面盛开如锦,一面不停纷纷飘落。

  在转身的那一刹那,桐花正不断不断地落下。我心中紧紧系着的结扣慢慢松开,山峦就在我身旁,依着海潮依着月光,我俯首轻声向他道谢,感谢他给过我的每一个丽日与静夜。由此前去,只记得雪白的花荫下,有一条不容你走到尽头的小路,有这世间一切迟来的,却又偏要急急落幕的幸福。

  桐花落尽,林中却仍留有花落时轻柔的声音。走回到长长的路上,不知道要向谁印证这一种乍喜乍悲的忧伤。

  周遭无限沉寂的冷漠,每一棵树木都退回到原来的角落。我回首依依向他注视,高峰已过,再走下去,就该是那苍苍茫茫,无牵也无挂的平路了吧?山峦静默无语,不肯再回答我,在逐渐加深的暮色里,仿佛已忘记了花开时这山间曾有过怎样幼稚堪怜的激情。

  我只好归来静待时光逝去,希望能象他一样也把这一切都逐渐忘记。可是,为什么,在漆黑的长夜里,仍听见无人的林间有桐花纷纷飘落的声音?为什么?繁花落尽,我心中仍留有花落的声音。

  彼岸歌声,无数次渡我于沉沉夜海。歌声,比忧郁还轻,比相思还浓,比雪花还飘渺。是谁在为谁而唱,如此深情,如此神伤。在时光的隧道里,逆流而上,或顺流而下。

  穿透了时间和空间,穿透了世俗与宗教,只有单纯的空灵于耳际。每一个音符,每一首旋律投影于我波心。于是我独自沿着雪冻的河流,匆匆而行,去寻,去觅。我想象着某日找到歌声的源头,你我矜持对视,任微风低回,花飘如雨。世间刹那沉入梦里,所有的花朵为我们绽放芳香,所有的歌曲为我们温柔婉转,所有的故事为我们完美结局...

  漫长的思念,灵魂透明如水。今夜彼岸歌声悠扬,你将一轮月色,挂在窗前。于是遍地清霜,为我点燃,满地落花,为我嫣红。在孤独中,是否心中有爱,才不会寂寞?!

  你的影子无所不在,人的心事像一颗尘埃,落在过去飘向未来,掉进眼里就流出泪来。曾经沧海无限感慨,有时孤独比拥抱实在,让心春去让梦秋来,让你离开,舍不得忘,一切都是为爱。没有遗憾还有我,就让往事随风都随风都随风心随你动,昨天花谢花开不是梦不是梦不是梦。就让往事随风都随风都随风心随你痛,明天潮起潮落都是我都是我都是我。浑厚深沉、质朴灵动的歌声轻轻幽幽,荡漾心田。

  因为爱我品尝了心痛的滋味,因为爱我习惯了孤独的凄美,因为爱我忍受了相思的煎熬,因为爱我喝干了离别的苦酒,因为爱我望断秋水独自凝眸,因为爱我踏上了漫漫人生征途……走过风花雪月的潇洒,醉过月上柳梢的浪漫,尝过人世的酸甜苦辣。

  喜欢一个人静静的走在海边,任海水涌动我的长裙,任海风吹乱我的秀发,任海上点点渔灯将我的目光延伸,再延伸……海水冰凉冰凉,海风清冷清冷,点点渔灯可是海的眼睛,在洞悉了夜的黑暗时,也串起了我眼神飘零的内容,往事再一次澎湃如潮:

  曾经那个活泼开朗无忧无虑的我,那个一尘不染纯情如水的我,那个心底善良自立自强的我,如水的明眸开始沉淀寂寞,含黛的细眉开始渲染忧郁,烟雨在睫毛上扇动,虚无于唇角边绽开,那一低头的温柔,那再回首的凝眸……多少往事沉淀与细细密密的心田,再杰出的读者也无法阅读,再慎密的言语也无法理解。

  梦一样的生活的开始,就像是梦一样的结尾,永远只有我知道,梦境中虚幻的世界,是我自己才能感觉的到,简单,不需要很复杂,不需要那么多华丽的辞藻,不需要那么多的猜测,不需要那么的揣摩。人可以死很久,一个无人知道的空间中孤寂的独想着一个人的无奈。人可以活得很久,包围在群人之中的世界,同样的享受一个人的虚无……

  我做不了大树的伟岸,也要象小草那样顽强。我做不了艳丽的牡丹,也要象百合那样发出芬芳。我可以不是一名好的船夫,但一定要是一个沉着的舵手,我无法预测风云巨变,但可以正视惊涛骇浪。

  夜很静,静得连窗外的风都停止呼啸,只轻泣着若有似无的呢喃。静得连飞鸟都忘了栖回树上,在静默的夜色中轻舞着独有的翩跹。

  许是南方的天气太暖,窗前的桂花已然开放。揉破黄金万点轻,剪成碧玉叶层层。阵阵芳香随风送了来,淡淡的思绪已沉淀于花香中,无法自拔。

  都道冬季难寻花开的影子,如此,我才会眷恋花瘦寒枝风摇影的低吟?风中的花语,在不眠的夜里不着一尘,轻易地,就褐去了记忆里早已凋零的结局。只在心中,余下满手的香,来渡风中散落的尘。

  一树桂花,一树芬芳,静静聆听花开的声音。只是,这世间,真的有人能听懂你质本洁来还洁去的妙曼真心么?真的有人能读懂你宛若烟尘的清绝么?真的有人深知你从满树灿烂到落入尘埃的无寂么?郁结的孤魂,隐于花蕊,真的不欲诉与谁知吗?

  好久没感受花开的欣喜了,直到这满树的花香拨动着心中那根亘久的弦。知道花开花落终须如此,不必感伤,然,花开花落怎能如心呢!

  花开花落仿似一个舞台,一幕的芳华过后,另一幕的华彩便接着上演。年年如此,不会改变。许是,这早注定的结局,才会让人沉醉于曾经那梦断千回的灿然绽放,怜惜转瞬即逝的美丽忧伤。

  有风来袭,满树桂花该是不舍地恋着枝头于夜色中飘落。一地桂花离落的叹息,冷却,一枕清歌的梦呓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